性爱好者两性健康网  |  cna5.org提供性技巧 性爱等健康知识资讯
首 页性病 性生理 性文化
当前位置:性爱好者两性网 > 美文情感

宝贝放松一点你太紧了|极品善良的小姨子

作者:CNA5两性健康网  来源:www.cna5.org  发布时间:2019-04-02 05:19:06
   夏羽眼睛急转,狡黠道:“多吃饭有利恢复。”

   宝贝放松一点你太紧了|极品善良的小姨子 “可以多吃吗?”关系到夏羽的健康,夏雨不敢掉以轻心,转而征求贾儒的意见。

    作为一名医术精湛的医生,贾儒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他目光如水的看着同样目光清澈的夏羽,轻轻道:“不可以。”

    “怎么不可以了?”夏羽目光一窒,双眸里爆发出升腾的焰火。

    “暴饮暴食会导致脾胃失调,进而影响到肾和肝脏……打破身体的平衡,不利于病情的恢复。”像是怕夏羽听不懂,贾儒说的平缓,端是苦口婆心,语重心长。

    “既然有害无益,别吃了。”说着,夏雨端起自己的碗和贾儒的碗,又给盛了一碗。

    看着两碗冒尖的米饭,夏羽奇怪的看了夏雨一眼,狐疑道:“姐,你也要吃两碗吗?”

    夏雨僵硬的笑了笑,之后坦然的露出一抹圆润的弧度,道:“还是第一次吃这种清新可口的饭菜,多吃一碗无妨。”

    “我也要吃。”见夏雨说出自己的心声,夏羽立即道。

    “贾儒,她能吃吗?”夏雨继续征求贾儒的意见,在她看来,能吃是一件好事。
    贾儒摇了摇头,拒绝道:“七成饱就可以了。”

    “你什么意思?”夏羽觉得这是贾儒故意与她做对,哼哼两声,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道:“你不就是让我承认你做的饭菜可口吗,好吧,我现在承认了,我要多吃一碗米饭。”

    “那是你的想法。”贾儒说的风平浪静,清澈的眸子没有丝毫波澜,缓缓道:“我住在这里的日子,直到你的腿恢复如初,你的一切行为都要听我的指挥。”

    “什么?”夏羽瞪大眼睛,间歇性的冷笑两声,道:“登鼻子上脸。”

    “贾儒说的对。”见夏羽不悦了,夏雨站在了贾儒这一边,却又安抚着夏羽,道:“贾儒是专业的医生,你现在是病号,病人要听医生的,天经地义的事情,不是贾儒要针对你。”

    “我还没吃饱。”见一向宠着自己的姐姐也站在贾儒一边,夏羽知道她是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着想,撇了撇嘴,嘀咕一声,道:“拿着鸡毛当令箭。”转而又以哀求的目光看向夏雨,谁曾想,夏雨把目光移向了旁边,见姐姐不理会自己,夏羽又没好气的瞪着慢条斯理吃饭的贾儒,特别是看贾儒把普通的米饭当成了山珍海味,那种自然的从容和优雅,仿佛吃的不是米饭,而是天底下最难能可贵的美味,她来气了,装什么装,不就是一碗米饭吗,当是极品大红袍,还要细细的品味吗,越想越来气,她中气十足道:“贾儒,我没吃饱,再来一碗。”

    “没吃饱?”贾儒同情的看了夏羽一眼。

    夏羽理所当然的点点头,道:“我承认你做的饭好吃。”

    “没吃饱就饿着吧。”说完,贾儒不理会愕然的夏羽,继续埋头吃饭。

    夏羽:“……”

    “听贾儒的。”夏雨果断的说道,毫不理会夏羽忧怨的目光,转移话题,道:“贾儒,你到莱市有什么事情吗?”

    “我是受邀来工作的。”说到这里,贾儒一阵苦笑不得,道:“家里的老头子让我体验红尘生活。”

    “什么工作?”夏雨知道贾儒非普通人,含蓄的问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什么工作。”贾儒如实的说道,毕竟,刑明离开的时候,只是说到时再说,“应该是现安排的吧。”

    见贾儒含糊其词,夏雨久经历练,以为贾儒有难言之瘾,转而体贴道:“你有什么行礼吗?”

    “有几件衣服寄存在车站了。”贾儒如实的说道。

    说到衣服,夏羽找到反击的话题了,翻了个白眼,道:“你就没有更好的衣服了吗?”

    “平时就这样穿。”贾儒并不感觉丢人,如实的说道。

    对于贾儒的坦然,夏雨感觉越来越轻松,这是一种毫不防备的诚实,让她愈发觉得贾儒是一个诚实的人,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但是,这并不表示说,她能习惯贾儒这副“远古大神”的装扮,毕竟,现在是现代社会了,“一会儿咱们去置办几套衣服吧。”说到这里,夏雨明眸如水,道:“给我一个感谢你的机会。”

    平时,在桃花村里行医问药,村民们为了感谢,也会给一些瓜果蔬菜之类的食物,夏雨的这番话让贾儒顿生好感,此女虽丑,也不是市侩之人,爽快道:“好。”

    夏羽白了贾儒一眼,担忧的看了夏雨一眼,提醒道:“今天十九号了,行吗?”

    “没问题。”夏雨眨了眨眼睛,示意夏羽不要担心。

    与此同时,夏家别墅东边的领袖城小区里一栋三层楼里,尹家人慌了手脚。

    “我没事,快去找医生。”一手扶着后腰,额头冒出豆大汗珠的尹书记冷静的发号施令。

    就在刚才,为了让尹老爷子放心,他迈大步走了几个来回,见老爷子依然担忧,他又弯了下腰,然后,旧伤复发了,即使如此,他也是走出老爷子的房间后,才吐露出口。

    这可急煞了他的妻子和尹若情。

    “我去找医生。”何浩然十分焦急。

    说完,他就转身大步离开。

    “等等。”尹若情还算冷静,叫住了何浩然,待他转过身来,才道:“你知道找谁吗?”

    “找谁?”何浩然脑海里一片空白,机械道:“应该找谁?”

    见何浩然茫然了,眸子里又一片焦急,尹书记知道他是真的担忧自己,出言道:“若情,不要为难浩然了。”说完,紧接着他又道:“打电话给曾院长。”

    “打电话给曾院长。”尹若情对何浩然道。

    “我没他电话。”

    “你能干点什么?”

    何浩然:“……”

    知道尹书记病发后,曾治当下给刑明打了个电话,邀其一起前往领袖城。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匆匆来到尹书记家。

    此时的尹书记一动不动的卧在床上。
   “曾院长麻烦您了。”看到曾治后,粟正男焦急的眸子深处透出一丝的释然。

    “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况且尹书记是我们的朋友。”对于粟正男,曾治颇为熟悉。

    或者说,莱市所有有头有脸的人都对这个女人十分熟悉,虽然只是教育局的一位科级干部,可是书记夫人的头衔足以让高她一两级的局长不得不给她面子,然而,除了尹家人,很少有人知道这位名字极为男性化,却有着雍容模样的中年美妇有着不俗的背景。

    她,也是尹家最为镇定的一个。

    “介绍一下,这位是莱市医学院院长刑明,骨科专家。”说着,曾治指了指冷静的刑明,直接道:“不要客气了,先给尹书记检查一下。”

    “麻烦刑院长了。”粟正男诚肯道,说完,她离开卧室,从容的走向客厅。

    等曾治和刑明一干人等重新出现在客厅的时候,茶几上已经摆满沏好的功夫茶。

    “两位坐下慢慢说。”粟正男示意曾治和刑明坐下。

    曾治和刑明对视一眼,曾治点点头,坐下的两个人自然的接过了粟正男递过来的带着清香的茶水,闻了闻茶香,刑明轻抿了一口,入口绵绵,香气不断,端是美妙的紧,放下紫砂杯,他又开口道:“您好像大体知晓尹书记的病情。”

    “有些医学知识,还需要您来确诊。”粟正男如实的说道,言语中又带着担忧之意,与她镇定的表情颇为矛盾。

    见刑明收口了,曾治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道:“尹书记的病没有生命危险。”说到这里,曾治话风一转,凝重道:“可是,如果不加以正确的治疗,尹书记瘫痪的机率超过百分之九十五。”

    “这么严重?”倒吸一口凉气,粟正男眉头一皱,意外的问道。

    “按理说,尹书记只要回来静养就不会出问题了……”喃喃的说着,轻皱眉头的刑明平静的注视着眼神里透着紧张的粟正男,道:“尹书记回来之后都做了什么?”

    “看了几份文件,还在老爷子面前弯了弯腰。”粟正男如实说道。

    “果然如此。”刑明点点头,证实了心中的想法,要知道,腰椎问题作为常见病,正骨复位后虽能解决疼痛问题,但是筋膜和肌肉却没有恢复对腰椎的保护,从某种意义上说,不痛了,不能视为痊愈的表现,特别是,尹书记又是顽症,子弹虽然取出了,还有很多后序问题没有解决,看着事小,却是十分复杂,连刑明这种老江湖都十分头痛。

    “接下来怎么办?”保持着冷静,粟正男征求着曾治和刑明的意见。

    “以我的经验来看,尹书记的腰椎再错位一到两毫米就会彻底瘫痪。”刑明缓缓的说出实情,补充了一句,道:“你们太大意了。”

    吞咽了口吐沫,粟正男的眸子里透出一抹柔情,自责道:“都怪我,没有管好他。”说完,她语气又变得坚定,道:“如何补救?”

    “立即手术治疗。”听取了刑明的诊断,曾治给出最正确的治疗方案。

    “好的。”点点头,粟正男同意了曾治的提议。

    “只是……”曾治的表情却十分严肃,冷静的说道:“您别着急,有个情况我必须说一下。”

    看曾治凝重的表情,粟正男内心一紧,语气却十分镇定,道:“您请说。”

    “人民医院暂时不具备手术的条件。”说到这里,见粟正男眉头紧皱了一下,曾治又解释道:“不过有一个人能实施手术。”

    “贾儒?”不由自主的,粟正男说出反复听尹若情提到的一个名字。

    轻轻的松了口气,曾治道:“眼下,能保证手术成功的,只有他了。”

    “请他给老尹手术。”粟正男认真道。

    “这个……”曾治犹豫了,艰难道:“他虽然在莱市,可是我不知道他的联系方式。”

    “我也不知道。”见曾治看着自己,刑明摊手摇头道。

    “他不是你请来的吗?”曾治追问道。

    “他明天才报道,而且没有手机。”刑明无奈的说道。

    “那怎么办?”曾治担忧道:“迟一分钟手术,尹书记就多一分危险。”

    刑明稍稍犹豫了,沉吟道:“或许,他在夏雨的家中。”

    因为夏羽的关系,刑明对夏雨颇有印象,而贾儒又和两姐妹有联系,刑明做出推论。

    “我去找他。”何浩然自告奋勇道。

    “你知道夏雨家在哪里吗?”尹若情瞪了何浩然一眼,丝毫没有第一公主的贵气。

    “我……”

    “你开车,我带你。”说着,尹若情示意何浩然快点请人。

    “等等。”见两个人风风火火的要离开,粟正男叫住了尹若情,道:“书房里有几部手机,你挑一部给贾儒带上。”

    “没手机卡的。”尹若情提醒粟正男。

    粟正男没有犹豫,道:“抽屉里有一张,一起给贾儒。”

    “那张卡……”尹若情轻轻一怔,道:“那张卡是移动公司的……”

    “就这样定了。”粟正男果绝的打断道。

    尹家的书房里,尹若情拿了一部IPHONE4S,找到抽屉里的手机卡,放到了手机里,顺手拔通了何浩然的手机。

    奇怪的看了尹若情一眼,何浩然掏出手机,诧异的问:“打我的手机干吗?”

    “记住这个号,有需要还要求他。”尹若情细心道。

    “好……”随后的“的”字没有吐出口,何浩然的眼睛瞪大了,惊讶道:“后五位五个八,极品号。”

    “完事后,你给这个号充五千块的话费。”走出尹家门后,尹若情吩咐道。

    “我凭什么给他充话费。”何浩然不以为然道。

    “你充不充?”尹若情道。

    “不充。”

    “不充我充。”说完,尹若情走的更快了,高根鞋发出一连串嗒嗒的声音。
(转载请注明来源性爱好者两性网www.cna5.org)

Tags:

作者: CNA5两性健康网
广告合作 | 联系站长 |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网站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