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好者两性健康网  |  cna5.org提供性技巧 性爱等健康知识资讯
首 页性病 性生理 性文化
当前位置:性爱好者两性网 > 美文情感

嗯唔慢一点太深了公交 高潮性事 描述

作者:CNA5两性健康网  来源:www.cna5.org  发布时间:2019-04-02 05:28:42
    我正听着张雅芝胡诌,突然感到伤口一阵生疼,疼的我直接叫出声。

    嗯唔慢一点太深了公交 高潮性事 描述“陈松林,你咋了。”张雅芝装作特别关切的看着我,又看向周芸:“不好了,你看他的伤口开始发作了。”

    周芸也急了。

    “咋办,婆婆你说咋办。”

    “我不是说了吗,阴阳结合。”

    “那是啥。”

    张雅芝也是无语了。

    “就是上床。”

    “婆婆,你闹着玩儿的吧。”周芸一脸怀疑的看着她:“我没听过有这种治法。”

    张雅芝耸耸肩。
      “你不信我也没法子。”

    “不是,婆婆你认真点儿啊。”看到我疼得龇牙咧嘴,周芸也被吓到了:“到底咋整,婆婆。”

    “我都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张雅芝抬眼看了日头,琢磨道:“我估摸着,现在日头正好,大概再过个把两个小时他就差不多了。”

    周芸身子都哆嗦起来。

    “不是吧。”她看向我:“陈松林,你感觉咋样?”

    我很感激她这么关切我,但我心里恨她,也配合张雅芝道:“我疼得很,感觉浑身没力气,意识也不清楚。”

    “这么严重?”周芸被吓坏了:“婆婆,只能上床吗?”

    “对。”

    “可我,可我真不能这么办啊,铁柱知道了咋整……”

    张雅芝脸色黑了下去。

    “有啥不能办的,铁柱在外头,又不知道你这事儿,况且你这是救人,别想的那么坏。”

    “真的吗,婆婆?”

    “那可不。”张雅芝冲我使眼色,我看她眼里换发出光彩,估摸着这次真能成功了:“陈松林是为了咱才受这苦,他身子真坏了,咱不是害了他吗?”

    周芸的脸色惨白下来。

    “我做,我做……”

    卧槽,她居然答应了。张雅芝看到有戏,感叹这次小蛇的帮忙,冲着我一点头,转而走到一边。接下来,厚厚的草丛里面就我和周芸两个人。

    “陈松林,是我连累你了。”

    我没说话。真说连累也算不上,我就是不明白她为啥一个女人家这么喜欢扯犊子,把别人的苦痛当笑话,也是够奇葩的。

    看我没说话,她以为我伤势加重了,赶紧低下头,帮我打开衣服。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把我裤头解开了,下一刻,我的小兄弟就这么出现在她的面前。

    我深吸一口气,难不成她真要跟我睡?

    “陈松林,你告诉我,是不是真的只有这样才能治你?”周芸的神色很苍白,她一只手放在自己衣服的扣子上,迟迟没去解开。

    我还是没说话。

    “好吧,那你千万不要有事,我现在就救你。”她缓缓的打开扣子,一颗一颗的从她手里坠落。胸衣,内裤,几乎都被她扔到地上。

    我没想到这么快又能看到她的胴体,还是那么白皙,那么迷人,那么充满诱惑,看得我的眼珠子都要跳出来了。她的双峰高耸挺拔,像极了一对肉呼呼的包子,而那一双修长的大白腿光滑毫无瑕疵,带给人极致的视觉享受,尤其是那平坦的小腹之下是一望无际的黑色森林,不知道让我向往憧憬了多少次。

    “小芸,怎么样了!”张雅芝又在外面催促起她来。

    “马上。”她看向我说道:“我来了。”

    我好像听到她带着哭腔的说了一声,整个身子都趴到了我身上。滑溜溜的,这是我第一次的触感,后来,她的两个肉球开始在我的身体上来回的摩擦,两条大腿像是八爪鱼似的缠在我身上。她搂着我的脖子,自己尝试着坐起来。

    我能够感觉到她的呼吸也变得急促,心脏开始不停的跳动,就连眼神也变得迷离而深邃。我哪儿还忍得住,下身早就膨胀起来,滚烫异常。

    她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把抓住我的铁棒,而后朝着自己的洞口塞去。我能够感觉到一阵湿润嫩滑的感觉,触碰着我的心扉……
    周芸这么主动,陈松林的欲火自然也被勾了起来。

    陈松林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周芸胸前硕大的肉团,如同饥饿的小孩子见到了可口的食物般,眼神中充满了渴望,迫不及待的用手去抓属于自己的食物。

    他一双大手划过周芸丰满雪白的胸膛,手心紧紧的扣住周芸胸前的镶嵌着黑色葡糖的硕大肉团,如同小孩子摆弄自己心爱的玩具一般,再也舍不得放开自己的手。

    当陈松林看到周芸微闭的双眼和无比享受的表情时,忍不住低头朝柔软的肉团上的黑色葡萄咬食了过去。黑色葡萄似乎十分香甜可口,他含住黑葡萄之后,便开始贪婪的咬食,如同害怕别人抢食一般,一刻也舍不得松口。

    周芸黑葡萄被咬食的一刹那,一股巨大难以名状的舒适感,让她的整个身体突然一阵扭动,喉咙中开始发出低沉的简单音节。爱夹答列周芸两只眼睛紧闭,潮红的脸上充满了无限期待的表情,似乎非常享受被陈松林食用的快感。

    陈松林似乎非常饥饿,像一个吃不饱的孩子般,拼命的贪婪的咬食着属于自己的美食,就像从来没有吃饱过,这下要一次吃个痛快。

    周芸的身体继续扭动,伴随着身体的扭动,她喉咙中简单的音节不断的发出,她的双手开始紧紧抱住陈松林的头,似乎渴望更加激烈的碰撞。

    陈松林似乎极不情愿的放开了嘴里的葡萄,然后脱掉已经凌乱的上衣,露出了黝黑健硕的胸膛,然后身体稍往上移,双手环绕周芸雪白的身体,将丰满的周芸抱紧,宽阔的胸膛紧紧压砸她胸前硕大柔软雪白的肉团上,周芸白嫩柔软的肉团顿时被积压成扁平形,并随着陈松林身体的移动而变换形状和方位。

    周芸的身体随着陈松林胸膛的摩擦而摆动的更加剧烈,喉咙里发出的简单音节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她双眼紧闭,脸色更加潮红,一脸享受的表情让陈松林胯下的大伞几乎爆仓。陈松林稍一低头,用自己的嘴堵住发出低声呓语的嘴,由于从没有过亲嘴儿的经验,他一张呼呼喘着粗气的大嘴在周芸娇红的嘴唇上胡乱的啃着。

    突然,陈松林感觉到自己嘴中伸过来一个带着炙热温度的柔软光滑的舌头,这条舌头滑溜溜、肉浑浑、软绵绵的,并开始蠕动着搅拌他的舌头,带给他说不出的舒爽的感觉。他开始随着舌头的搅拌,与她展开一场舌头与舌头的激战,两个软绵绵滑溜溜的舌头相互纠缠,相互搅拌,带动嘴中的玉液上下翻飞,不时发出咂咂的响声。周芸一对白嫩的胳膊紧紧地搂着陈松林的脖子,陈松林健壮有力的双手则紧紧地捧着她的头,两个人吮吸的天昏地暗,舌战的轰轰烈烈。

    此时,陈松林胯下撑起的大伞紧紧地贴着周芸的春色地带,他浑身也被弄得湿漉漉的,十分的难受,于是我一只手朝下伸去。

    两个人一阵交锋,半个小时之后陈松林浑身一震,一腔白色的液体这才倾吐而出。

    这一刻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也让他内心得到了满足。周芸嫂子啊周芸嫂子,这下你跟我也有了关系,你也跟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你自然也跑不掉了。

    三个人回家的过程中,周芸始终低着头,完全不敢看陈松林,倒是张雅芝一脸兴奋。尤其是看着他的时候,眼神总是一副要吃人的模样,陈松林知道她马上要对我下手了,心里不禁一寒。

    周芸嫂子这样的大美人他倒是乐意为她奉献,张雅芝这个骚老婆子他是绝对不会臣服于她的,想了想,他决定趁着这个紧要关头先回去一趟,回自己婶子那儿去,过段时间再回来。

    第二天。

    清晨的温和日光穿过窗户洒在了小诊所里,陈松林还在睡觉。

    “咚咚!”

    一直有人在敲门,声音虽然很轻,但陈松林还是被吵醒了。艰难的爬起身,他揉揉惺忪的睡眼,慢悠悠的从床上起来,整理一下衣服,他去开了门:“妈的,谁啊?一大早的也不让睡个好觉。”

    “松林哥,是我……”

    门外,小姑娘上身穿着T恤,下面清凉的牛仔短裤,倒也出落的挺标致,她含羞低着头轻轻喊了一声。

    “倩倩,这么早,什么事啊?”陈松林困意未消,打了个呵欠,神情之中有点不耐烦。

    陈松林认识这个上门的小姑娘,她叫陆倩,和陈松林同村,今年刚刚16岁,才上高一。山村里讲究个辈分。按道理说陆倩应该喊陈松林一声小叔,不过陈松林很反感这个,一直都不许她这样叫。

    “这个……那个……”

    陈松林朝里面走去,道:“什么这个那个的?进来说吧。”

    “这个……”陆倩俏脸一片红晕,“我想,我想……”

    “咕噜咕噜!”

    陈松林坐到床边上,喝了口水漱漱口。

    陆倩走进去,然后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盒子按在了办公桌上。陈松林擦擦嘴,看着桌上的药盒呆了呆。

    “邦尔洁纳米银抗菌水凝胶?这是什么?”

    “这个……”陆倩抬头看他一眼,立即又低下去,小手扭捏在一起不知所措,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松林哥去说起这件事。

    陈松林翻到盒子背面一看:“适用于抗菌消炎、修复再生,主要用于各种妇科阴/道炎、宫/颈炎的治疗……”

    陈松林顿时笑意盈盈的看了眼陆倩,然后起身走到门口将房门关上并反锁,回来坐下后,他拿着药盒对陆倩笑说:“你个丫头,拿这个过来干什么?”

    陆倩害羞地说:“我,我不知道怎么用,想,想松林哥……帮我一下!”

    陈松林睡意顿时大消,翻看着药盒,他一本正经地问道:“你有阴/道炎?倩倩,你啊!唉,你要我怎么说你?刚刚才上高一,你就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

    陆倩顿时大窘,扭捏在那,轻轻一跺脚,嗔道:“松林哥,你说什么呐!”

    “和男朋友一夜多少次?”

    陆倩瞪圆了眼看着陈松林:“……”

    “我,我没有男朋友!”陆倩含羞道。

    陈松林也不知真假,或许她是怕自己回村里乱说什么吧。摇摇手,陈松林说道:“你自己用不就好了吗?”

    “我……我不会,也,也不敢!”陆倩露出一丝害怕的神色。

    陈松林刚要说话,陆倩又低下头小声说:“我怕碰自己,碰自己下面,所以,所以……”

    “靠!”

    她这是要干什么?

    陈松林堆上微笑,心里的那一丝邪恶悄然附上了自己的灵魂,“不要怕,这里又没外人。其实你也必要如此窘迫,没多大点事儿。”

    陆倩叹口气,苦道:“我怕被人笑话。”

    陈松林轻笑道:“没事,来,有松林哥在,将窗帘拉上,我来帮你。”

    陆倩怔怔的看着陈松林,娇羞道:“人家只是想松林哥能教我怎么用……”

    陈松林拉上窗帘:“什么?”

    陆倩害臊着跺脚:“松林哥,你真坏!”

    陈松林翻翻白眼,我勒个去,这是哪跟哪?我哪就坏了?

    陈松林低声笑道:“这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阴、道炎不是只有那些经历过性与爱的女人才会得的。女人不光要应对每个月的那几天,还要和各种妇科杂症抗争着。这也就告诉我们大老爷们,要更好的去怜惜女人。”

    “松林哥,你真是个好男人!”陆倩甜甜笑道,像朵花儿。

    陈松林笑说:“所以啊,就不要太在意那些,没什么的。”

    陆倩低着头略有犹豫,想了半天,还是将话说了出来:“我就是怕被其他同学嘲笑,所以才来找松林哥你的。下面有时候很痒,我想摸一摸,却又被怕其他同学看到,所以……我是在网上查资料看的,然后这个药我也是邮购的,不知道是不是对症下药呢!所以才想找你帮我看看。”

    “这个牌子的药是正品,得到CCAV认证过。”陈松林笑道。

    陆倩嘴角微微上扬,美眸中闪闪发光:“真的?那就是有用咯?我下面很痒,而且有时候还有奇怪的味道呢,恨死人了!”

    “嗯,用过的都说好。”

    “嗯,你用过?”

    陈松林顿时喉腔中涌上一口血上来,我用过?插菊花吗?那很痛的,美女!

    “呵呵。”陈松林干笑着掩饰过去,“那你回去吧,让燕姐帮你不就行了?”

    陆倩接住药盒,却没有走。见陈松林一直看着自己,她才说出缘由来:“他们都去城里打工了,现在又暑假,村里的小姑娘也都出去了。”

    “这样啊!”陈松林点点头,试探性的问道:“那松林哥帮你?”
(转载请注明来源性爱好者两性网www.cna5.org)

Tags:

作者: CNA5两性健康网
广告合作 | 联系站长 |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网站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