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好者两性健康网  |  cna5.org提供性技巧 性爱等健康知识资讯
首 页性病 性生理 性文化
当前位置:性爱好者两性网 > 美文情感

等一下,你太急了 额啊不要了好深嗯啊

作者:CNA5两性健康网  来源:www.cna5.org  发布时间:2019-04-02 05:42:51
等一下,你太急了 额啊不要了好深嗯啊鏖战过后,过了好一阵子,冯秀娟才还过魂来,缠着男人腻了一会,千叮咛万嘱咐男人要常打电话给她,才万分不舍的走了。

   连御二妇,罗啸神清气爽,开始考虑12号地块的事,既然刘书记答应了,标地应该很快就下来,与新世界集团置换旗下娱乐公司的事也该提上日程了,只是自己对这行一窍不通,更缺乏管理人才,这可难了。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这可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罗啸正思索对策,响起了敲门声,来的是何馨蕊。

   何馨蕊走进办公室,说道:“罗总,你让我找的铺面我选了一个,您看合适吗?在中心商业区,临街,大概两百平的面积,原来是卖运动服装的,持有人想要转让,就是价钱高了点。”

   罗啸摆摆手,道:“价钱不是问题,你看行就签吧,以公司的名义走账就可以,我相信你的眼力。只是,何姐,你脸色怎么有点苍白?”

   何馨蕊脸一红,忙说没什么,就告辞跑了。

   罗啸心想她是怎么了?自然不知道何馨蕊偷听了他和冯秀娟的好事,现在身上还发麻呢!

   男人看了看办公桌上日历,马上就是国庆节了,该去京城看望干妈了,这次被查的事得来龙去脉还是得问干妈,置换的事也得请教干妈才行。
   主意已定,罗啸喊来江琪,让她订了三张机票,告诉江琪准备准备跟他去京城,又让江琪通知何馨蕊一同去。

   江琪看着罗啸似笑非笑,也不说话,转身出门办事去了。

   罗啸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响了几声话筒里传来天籁般清冷的女声:“阿啸吗?”

   “哦,干妈,您回京城了吗?”

   “恩,回了,你几时过来?”

   “准备明天去,已订了机票。”

   “好,记得把时间告诉我,我叫司机去机场接你。”

   罗啸放下电话,头上流出了冷汗,不知为何,自己虽认识这位干妈多年,可心底对这位天仙般的人物却畏惧的很,每次说话都不免汗流浃背。

   这次纪委的事干妈没问过自己就跟市委刘书记打了招呼,进京后是福是祸?想着想着,罗啸已经神游天外。

   京城,是一个让人感慨万千的城市,说不出是让人喜欢还是憎恨。在罗啸眼里,这就是无穷无尽的人和车。在路上堵了一个多小时,挂着军牌的红旗V12才把几人送到一处僻静的别墅,罗啸带着江琪和何馨蕊按了门铃走了进去。

   江琪不是第一次来,也不奇怪,何馨蕊可没见过,她知道送他们来的军牌车来历非凡,又不敢问,只好闷在心里。

   保姆将他们迎进别墅,宽敞明亮的客厅素雅整洁,墙上挂满了字画,屋内四处摆放着精美的瓷器。一位女士正坐在画架前面画着什么,罗啸悄悄走到身后,默不作声,向画布上瞧去。

   女士画的是水墨山水,云卷天边,雨打细泉,令人心旷神怡。女士也不回头,轻声问道:“阿啸,你看我的画艺可有长进?”

   罗啸恭敬的答道:“干妈,您知道我不懂这些,不能乱说”。

   女士不再问话,继续作画。直到画完,保姆送来清水,女士洗了洗手,才站起身来,面向三人。

   “我是聂英男,阿啸的干妈。欢迎你们来做客。”

   何馨蕊望着这女士,目瞪口呆,她做梦也想不到世上会有如此女子。凤目琼鼻,肌肤胜雪,身形婀娜,玉体修长,雍容华贵,不怒自威。头上挽着发髻,完全看不出年纪,白色的休闲上衣下露出一截小臂,温润如玉,象牙般的玉颈便如雕塑一般。

   这女人的美简直用语言无法形容,却还带着股凛凛的寒气,让人只能仰视。何馨蕊自认也是美女,可跟眼前这位聂女士一比,便相形见拙了。

   江琪不是第一次见到聂英男,问了句阿姨好,罗啸赶紧介绍,这次我的助理何馨蕊。

   聂英男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坐下。保姆送来几杯茶,聂英男轻抿了一口,微微一笑,满室皆春。

   “这阵子在法国可喝不到这么好的茶,还是回到家舒坦些。阿啸,你最近可好?江琪这丫头可出落的越发漂亮了。这次你们多住几天,也省得我一个人总是闷。”

   罗啸答道:“托您的福,一切还好,若是您不嫌我烦,我自会打扰您几天。”

   “几月不见,倒是油嘴滑舌了,欠打的坯子,聂英男笑骂。”

   “几人闲话了些家常,聂英男起身站起,阿啸,你跟我到书房去下,我有话问你。张妈,替我招呼下两位女客。”罗啸跟在聂英男身后,上了二楼的书房。

   聂英男走到书桌后的藤椅坐下,罗啸站在旁边。侧面的墙壁上挂着幅字,云起雨至。聂英男看了一眼,淡淡说道:“阿啸,你知道这幅字的来历吧?”

   “知道,是香港的一位民俗大师送您的。”

   “恩,饶大师说我命里注里五行缺水,才送我这幅字,而你是的生辰八字正好旺我,这也是我收你当义子的原因。这几年来我也算诸事皆顺,看来大师所言不差。你的事我都知晓,事业上小有成就,做事也还稳妥,没出过大格,我很是欣慰。”

   罗啸毕恭毕敬的说:“没有干妈,我终是一事无成。”

   聂英男忽地直视罗啸的眼睛,两道清冷的目光像是刀子般插入男人的心里,缓缓说道:“你颇有心机,这我知道,难得是你不骄不躁,你也历练许久了,我们聂家虽然家大业大,但人丁单薄,这些你也知道,以后家里有些事会交给你做。你可要用心,我生性懒散,不愿理这些俗事,愿你莫要辜负我。”

   罗啸毫不迟疑,双膝跪地,磕了个头,郑重道:“干妈对我恩同再造,我必竭尽所能。”

   聂英男摆摆手让男人起来,语气缓和了一些,问道:“你们市委刘书记找过你吧?”

   “恩,他还让我给您问好。”

   聂英男点点头,继续道:“这次的事倒也怪不得你,地产商免不了要和一些官员打交道,有些勾连也是常事,以后行事再小心些也就是了。”

   罗啸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干妈,我有一事不明,这次的事据说有上面的人过问,我自问没这么大的能耐,能让大人物干预我这小事,到底是谁要搞我?”

   聂英男沉思片刻,道:“我家和我前夫叶家的那点恩怨你想必也听说过吧?他们要搞的人不是你,是我。所以你以后定要万分谨慎,整个能源行业都是他们叶家的,不可小视,当然,我聂英男也不是吃素的。”说完,秀眉一展,如同海棠初绽,风情无限。

   “还有,你要开一家娱乐公司?”聂英男问道。

   “是的,干妈,有这个想法,还没跟您说。我批了块地,想跟香港的新世界集团置换一家娱乐经纪公司。不过还没成交。”

   聂英男轻轻一笑,道:“你以为新世界就那么看重你那块地皮?一家具备独立上市条件的娱乐公司可不那么容易做,我跟新世界的文老爷子也算旧相识,我若没替你打过招呼你去哪占这么大便宜?这件事我想过了,可行。你回去后就着手办理,把公司放在熙海,我会长期给你注资,你做股东,要把公司办成一个能收回投入的企业,你可懂得?上轨道后我会安排在创业板上市,也算是我送你的真正进入商界的礼物。”

   罗啸心里好似开锅了般,脸上却看不出,只是连声称好。

   聂英男又问道:“我听说你在那边搞了不少女人,还有政府官员,有个国土局长还大你许多?可有此事?”

   男人有些尴尬,低头说有。

   聂英男淡淡一笑,拿起桌上的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伸手递给罗啸。

   罗啸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八个秀美的字:美人如玉,能者据之。

   聂英男站起身,说:“下去吧,别让她们等的急了”,又恢复了不食人间烟火的神态。

   罗啸跟在身后回到了客厅。

   江琪和何馨蕊正在看摆着的一个青花瓷罐,聂英男走到近前,说:“这个元青花的张良拾履画的真是妙,我在嘉德春拍用了一亿四千万才拍下来,我还有不少收藏,有空我带你们去瞧瞧。”

   几人重新坐下,聂英男对三人说:“今天晚上在帝林会所有个慈善酒会,我不得不去,你们几个都随我去吧。”

   何馨蕊猛的记起,问道:“是著名媒体人宁岚创办的那个顶级私人俱乐部吗?”

   聂英男点点头,道:“是她。”

   江琪和何馨蕊都很兴奋,这样的人物她们平时只在电视上见过,想不到今天要见真人。

   聂英男转头又对罗啸说:“她在娱乐圈人脉极广,你认识一下会有好处的,再说你也该进京城的社交圈了。”

   罗啸笑道:“是,干妈,不过我记得宁岚的父辈本是您家老爷子的警卫员,没错吧?”

   聂英男微微一笑,道:“没想到你还记得这些。这些年也难为她了,算有些成就。”

   江琪和何馨蕊听了吐了吐舌头,没敢接话。

   何馨蕊想起自己没带参加酒会的晚装,聂英男叫罗啸带着二人去买几件,三人起身告辞。

   燕莎商场,二女正不厌其烦的选着衣服。罗啸默默的想着事情,自己的事干妈好像全都知道,怎么知道的?聂家和叶家的争斗自己该不该卷进去?成立的娱乐公司自己有主导权吗?干妈背后的家族控制着全国最大的证劵机构恒信证劵,是市场上的最大推手,自己完全没能力跟这样的家族对抗,况且干妈对自己不薄,但大量的资金注入一个娱乐公司,然后再回流,这不是……洗钱吗?而且聂家在政界拥有巨大的影响力,真如聂英男所说,会把家族的一些事交给自己处理,自己能搞定吗?

   男人正心潮起伏,二女选好了衣服让他看看。

   江琪选了一套GUCCI的中性化的黑色小西服,既冷艳又时尚。何馨蕊则选了一件DIOR的无肩红色晚礼服,胸前春光四射。

   罗啸看着两个美人,心情略好,笑着说:“二位美女是要去选美吗?”

   江琪没好气地拧了男人一把,笑成一团。

   回到别墅,聂英男仍在作画,傍晚时分,两台车子来接几人。聂英男换了一件简洁的长裙,宛若仙子,直奔帝林会所而去。

   到了门口,早有人在迎接,罗啸陪着三位女士走进帝林会所的大堂。

   他和江、何二人都是第一次来,只见墙壁上挂着英国王储查尔斯,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等人的照片还有签名,装饰富丽堂皇又不失稳重典雅。

   里面已来了很多人,三三两两交谈着什么,看起来都是非富即贵。

   迎面走来一位身着淡绿色礼服长裙,露着一边雪白香肩的美妇,留着齐耳的短发,眉目清秀,知性十足,又带着一种骨子里透出的高贵性感,正是著名的媒体人、主持人宁岚。

   宁岚快走几步,拉住聂英男的手,笑着说:“您可来了,可急死我。”

   聂英男淡淡说道:“若不是你,我还真就不来了。”说完,她叫过罗啸,对宁岚说:“这是我的义子罗啸,和他两位朋友。”

    罗啸微笑着打了招呼,宁岚仔细打量下男人,伸出嫩白的手,握了一下手,说道:“早听聂女士提起过,今日一见,果真是年轻有为,俊逸非凡。”说完又跟江琪和何馨蕊问好,引着几人向内走去。

   一路上,不断有人给聂英男问好,也不断打量着罗啸,看得男人有些发毛。

   宁岚领着几人就坐,又转身去招呼别的客人。
(转载请注明来源性爱好者两性网www.cna5.org)

Tags:

作者: CNA5两性健康网
广告合作 | 联系站长 |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网站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