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好者两性健康网  |  cna5.org提供性技巧 性爱等健康知识资讯
首 页性病 性生理 性文化
当前位置:性爱好者两性网 > 美文情感

太疼了 你好坏啊 嗯唔慢一点太深了公交 欲爱

作者:CNA5两性健康网  来源:www.cna5.org  发布时间:2019-04-02 05:51:58
王美丽这一下可真狠,直接把陈飞咬的龇牙咧嘴。
太疼了 你好坏啊 嗯唔慢一点太深了公交 欲爱
   本来脾气就不是很好的陈飞这下真的有点怒了
对自己说这些的话,王美丽眉头一皱,小嘴一抿,眼泪瞬时流了出来,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可是,可是人家也没想到自己会第一次爱上一个人嘛!”

   话音还没落,陈飞就毫不留情的打断了她的话,“爱你妈呦,还不是因为老子那么强壮让你动了心,光想让我跟你一个人上床,你试过那么多男人,现在打算管住老子?想的真美。你滚!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老子宁愿用手也不找你!”

   王美丽愣了一秒钟,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把抱住了陈飞的腰,“我是真的爱你呀,虽然你确实把我弄的很爽,但是我也爱你这个人啊!如果我没有老公孩子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嫁给你!你不要不要我啊!”
   听着王美丽一番真情告白,陈飞的心也软了下来,转过身揽住了王美丽的肩膀违心安抚着说道,“好啦,别哭了,我虽然不能保证只有你一个女人,但是以后你肯定是我最疼爱的女人。这样总行了吧?”

   王美丽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径自哭着,仿佛受了委屈一般。

   陈飞本来就不怎么会安慰,见他一直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只好像哄小孩一般拍着她的肩膀等她安静下来。

   过了好久,似乎是看到陈飞的耐心已经到了极点,王美丽的哭声才渐渐低了下来,扬起梨花带雨的小脸委屈问道:“那你可要记得你现在说的话,以后我会是你最疼爱的女人。”

   陈飞心里翻了个白眼,表面却不动声色,看着王美丽梨花带雨的模样,下腹猛的一紧,含糊说道:“嗯嗯,我最疼你,现在就证明给你看!”

   说完,陈飞又一把把王美丽压到了干草上,猴急的吻上了她的香唇,双手同时也附上了两座高大的山丘上,用力的揉捏着。

   王美丽婴咛一声,发出了愉悦的娇喘。

   也许是因为得到了陈飞的保证,王美丽表现得比刚才更加热情,生怕陈飞再有哪个地方不满意。

   在这破旧的房屋里,两人的娇喘中把这个房间变得暧昧非常。

   半个小时之后,陈飞光荣交了公粮,两人相互拥抱着躺在干草上。

   陈飞点起一根烟,抽了两口,开口说道:“小弟有一个事,不知道你能不能帮这个忙啊?”

   陈飞目光闪烁,似乎有点心虚的说。

   看着陈飞奇怪的反应,王美丽不解的开口:“想要让姐帮什么忙啊?只要姐能做到的,肯定会帮你。”

   陈飞咬了咬牙,开口说道:“我记得你上面还有三个嫂子吧?跟他们关系好吗?”

   “还可以吧……死鬼,你又想打什么鬼主意?是不是又看上了我嫂子了?”虽然心里知道陈飞的心不可能只在自己身上,但是王美丽一听到他这么快就开始打别人的主意,心里还是很不是滋味。

   “你怕什么,就算你不介绍,我早晚也是要弄到她们。与其到时候让你们尴尬,倒不如让你直接介绍,还能巩固一下你们的情谊,岂不是一举两得?再说了,就算以后我有了她们,心里唯一疼爱的也还是你,你担心什么啊!”陈飞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的说道。

   本来也只是耍流氓的说了一通,却没想到,这些话倒还真说进了王美丽的心里去。

   以后陈飞势必会招惹更多的野花回来,光靠她一个人抵挡肯定是力不从心的,到不如拉着嫂嫂们一去起,到时候几人一致对外,那些野花们就没有办法抢走陈飞了。

   想通之后,王美丽笑了起来,开口说:“嘻嘻……想让我帮忙也不是不可以。我和二嫂张月还是比较谈得来的,而且我们私底下也经常会讨论一下村子里的男人,以我对二嫂的了解,只要你露出你的大宝贝,二嫂肯定巴巴的黏上来。

   至于大嫂林兰兰,她从小就喜欢大哥,对大哥的感情有多深你也是知道的。

   我只能想办法让你们单独相处,但是能不能搞定大嫂就只能看你自己本事了。而三嫂李葵兰,她是我们家里脾气最古怪暴躁的一个人,我平时不怎么跟她接触,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这个只能靠你自己。”

   陈飞一边听着,一边在心底分析,搞定张月易如反掌,林兰兰看起来算是家庭主妇形的,人漂亮,身材也这么好,如果弄到手了,以后的幸福日子肯定多了去了。至于火辣的李葵兰,可能只能用蛮力才能搞到手了。

   但是为今之计,还是一步一步来的好。

   “那行吧,先搞定你的二嫂再说!”
   边说陈飞边想着以后跟张月做事去哪里。

   家里已经有王美丽了,肯定是不能把张月带回家了。应该把她带到哪里才好呢?

   “老公,我知道独占你也不现实,但是我希望自己可以在你心里是特殊的,你这个家,以后不要带别的女人进来过夜,你答应我好不好?“

   王美丽怎么会看不穿陈飞风流的本性,她靠在陈飞的肩膀上,和他撒娇道。

   她自知离不开陈飞,如果管他太多惹怒了他以后不来找自己了也是自己的损失,她算是看出来了,陈飞在这个村子的女人堆里混得如鱼得水。

   “好好好,知道了!这间屋子可以留给你,不过你也别管我太宽,老子还是要去别的女人那里过夜的。“

   陈飞不耐烦地说道。

   虽然王美丽确实不错,和她在干草堆上翻云覆雨的感觉十分爽,但是他可不是在一棵树上吊死的人,村里的少妇都已经在陈飞的心里排上了号。

   “太好了,老公,我爱你。“

   王美丽听到陈飞答应了自己,她高兴地就像一个初谈恋爱的少女,她抱着陈飞的脸,连亲了两下。

   “好什么好,我虽然答应你了,不过你记好了,不要天天过来烦我,我很忙的。“

   看着王美丽那副兴奋劲,陈飞出声告诫她。

   “知道了,我就算想天天来也不行,我是有家室的人啊!“

   王美丽嘟着嘴,垂头丧气地说道。

   她也想天天霸占着陈飞,让他没有机会找别的女人,陈飞的活这么好,她真是舍不得和别的女人分享他,不过想归想,她知道不现实。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三更天了,陈飞大战过后体力开始不支,他困极了。

   “王美丽,睡会儿,老子困死快了。“

   陈飞对粘在自己身上的王美丽说道。

   “老公,人家还想要,你好厉害啊!”

   但是王美丽不领情,尝到甜头之后便上了瘾,舍不得睡觉,陈飞这小子过了今夜不知道子弹又要交到哪里去了,想起刚才的交战,王美丽觉得自己的小腹痒痒的。

   “妈的,不干了,老子从昨天到现在已经和三个女人做那事了,你想让我精尽人亡啊!“

   陈飞吐了一口口水,直接翻身躺了下去。

   王美丽见陈飞果真不睬自己了,尽管不甘心也没有办法,她从背后搂着陈飞,尽量让自己的胸部贴紧陈飞的背,希望陈飞可以改变主意。

   不过王美丽失望了,不一会儿陈飞便打起了鼾,她换了个姿势也一起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这个小村庄又开始热闹了起来,田埂上随处可以看到早起劳作的人,家家户户都守着自己的那几亩地,总有干不完的活,种水稻,种小麦,种南瓜番薯,总之一家几口人靠着地里种出来的这些吃的也不会饿着了。

   但是如果还想过上更好的生活,比如电视机电话等光靠面朝黄土背朝天就满足不了,所以村里大部分的年轻男人会选择出去打工。

   孩子大一点的会夫妻俩一起出去,把孩子丢给家里老人,孩子小一点的没办法,女人只能留在家里,现在农业水平提高了,田里倒用不上女人插手,就是孩子脱不开身。

   不过近几年女人留下来的越来越多,毕竟交给老人带教育方面跟不上,相比下一代的重要性,赚钱就只能放弃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村中的女人大多都无法满足自己的欲望。小媳妇们的需求得不到解决,又怎么还会在意妇道贞操?只要有男人能够让她们舒服了,那其他事情,都另当别论!

   这也确实有些不公平了。在外头打拼的男人,虽说没有老婆在身边,但外面世界多大啊!随随便便,花点钱就能找到大把大把的女人。

   村里女人能寂寞到什么份上呢?

   拿个简单的例子说吧。村子里头剩的男人,绝大部分都是糙老头子。

   可就是这些糙老头子,却能享受到不同的女人的滋味儿。

   甚至有时,她们的艳福比城市中的男人还要好上几分!

   糙老头子都如此了,那更别说是陈飞这种正值热血方刚年纪的少年了!

   陈飞这个年纪,本就是需求最最强盛的时候,也是身体窜长最快的时候,举手投足间都是少年郎的血气!

   这种少年,自然是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对象了。

   话分两头。这天,日已西沉,按理说大部分人这时都应回家吃夜饭。但张月却在这时背起了箩筐,轻车熟路地往山上走去。

   她一向是在这时上山打猪草。

   山上的猪菜,就是糠壳木的叶子。张月家里喂着两头大肥猪,简单的一顿根本就不够它们饱腹。无奈之下,也只能一天干完农活,上山打草。

   张月背着箩筐,里头放着一把不大不小的镰刀。她穿着一身粗布麻衣,可却把她曼妙的曲线勾勒的清清楚楚。

   在她弯下腰时,滚圆的臀微微撅起,让看的人忍不住萌发想要狠狠蹂躏的念头。而且,在这时,宽松的上衣也随着身体的弯曲而露出了一片春光。

   张月走在羊肠小道上,却一点都不显得紧张,反而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口中还哼起了好听的小调。

   走了十几步,张月敏锐地听到自己上方传出了一阵簌簌的落叶声。她抬起头向上看去,一个高大的身影在树丛中穿梭。

   定睛一看,那人不是陈飞还是谁?

   此时,陈飞正拨弄着一根粗绳,衣服因为汗水紧紧粘贴他健壮的身体,看的张月俏脸一红。

   “小飞,你在干嘛呢?”但耐不住心中好奇,张月还是向上叫了一声。

   陈飞循声望去,见是张月,连忙露出憨厚的笑。

   “婶儿,我在扯何首乌藤呢!婶儿你打猪草呢?”陈飞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叉着腰叫道。

   陈飞一向是喜欢把别人往大了喊,然后根据关系再决定是不是要改变称呼。

   张月点点头,脆生生地应道:“是啊!你扯这乌藤,多少钱能赚?”

   陈飞伸出手指,得意地笑道:“我这忙活半天,就有六十多块了!”

   “那你可真行!不过那么多藤子,你怎么弄下去呢?这山这么陡!”

   张月佩服地朝陈飞竖起大拇指,同时心里又升起疑惑。

   陈飞神秘一笑,缓缓道:“婶儿,这你就不懂了!越是山陡,就越方便!”
(转载请注明来源性爱好者两性网www.cna5.org)

Tags:

作者: CNA5两性健康网
广告合作 | 联系站长 |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网站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