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好者两性健康网  |  cna5.org提供性技巧 性爱等健康知识资讯
首 页性病 性生理 性文化
当前位置:性爱好者两性网 > 美文情感

女上司你能不能再疼我一点 恩啊好深啊再快一点

作者:CNA5两性健康网  来源:www.cna5.org  发布时间:2019-04-02 05:57:12
女上司你能不能再疼我一点 恩啊好深啊再快一点赵得三不仅为自己大胆的想法感到自豪,抽着烟,一脸诡异的笑容。 

    快到下班时间的时候,他伸了个懒腰,嘴角还挂着得意的笑容,起身的时候手机在裤兜里震动起来。 

    赵得三掏出手机,又重新坐下来,摁了按键,看到显示的名字是兰姐,他怔了起来。原来他觉得自己想错了,还以为昨晚只是因为任兰喝了酒,又没男人,寂寞了才找自己谈心聊天,没想到还主动给他发信息过来了。 

    赵得三心里对任兰有那么点似乎带着感情的迷恋,他很沉迷于她的气质中     赵得三嘴角浮起一丝甜笑,心想兰姐还很关心我的嘛,随即给她回了信息:马上下班了,兰姐在干吗呢? 
    很快任兰就回信息给他:下班了陪姐吃个饭吧? 

    赵得三心想她还能记着自己,他感觉自己是幸运的,但又怕她和那些领导们在一起,就有所顾虑,回信息:兰姐,你和谁在一起吃饭啊? 

    任兰干脆打了电话过来,赵得三愣了一下,接上电话,任兰说:“得三,中午陪姐吃个饭吧,就我和女儿两个人,你来吧,多一个人有气氛。 

    赵得三惊讶的问:“兰姐,你还有女儿啊?你不是没老公吗? 

    赵得三很是好奇,兰姐昨晚告诉他没有老公的啊,哪里来的女儿?难不成是骗他?还是离婚了怎么得? 

    任兰轻笑一声,说:“我女儿都十七岁,不过不听话,不好好读书,你先来吧,姐的事有机会慢慢给你说。 

    赵得三答应说:“那好吧,在哪里啊?” 

    任兰听见他答应了,开心的笑道:“解放路潇湘会馆,快点呀。” 

    赵得三鬼笑说:“兰姐,知道啦,马上下楼就去打车。” 

    赵得三挂了电话,心里乐滋滋的,没想到兰姐这么有身份,这么有气质,这么高贵典雅的有钱人,这么快就对他有点依恋了,让他有点喜不自禁。 

    嘴角带着乐呵呵的笑容,赵得三起身出了办公室,锁上门,就吹着口哨下楼去了。在一楼楼梯口,碰见了张晓燕,赵得三鬼笑着问:“美女,吃饭没啊?” 

    张晓燕一见赵得三就有点胆怯,心慌不安的摇摇头说:“还没,正准备去吃。” 

    赵得三对她笑着,说:“那赶紧去吃吧,别饿着喽。”心里想着见兰姐,就自个吹着口哨走出了煤资局大门,在门口拦了辆出租车,上去后给司机说:“解放路潇湘会馆。” 

    裤兜里的山寨机有点厚,垫的他大腿生疼,赵得三掏出来往上衣兜里装的时候又想到了里面记录的王总犯罪证据,嘴角浮起洋洋得意的笑容,打开了录像。这山寨机没想到还有播放记录功能,直接从他上次看的地方开始播放了,双喇叭里突然传来叫声,赵得三吓得连忙退出来了。 

    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开玩笑说:“手机上也能下片啊?” 

    赵得三尴尬的笑笑,说:“可以可以。” 

    司机笑道:“现在的手机功能真多啊。” 

    赵得三笑笑再没说话,把山寨机装进了夹克口袋里,心里回想着刚才看到的情节,张晓燕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能这样。赵德三心里很不平衡,很不甘心。 

    车到了解放路潇湘会馆门口,一下车赵得三就看见了任兰那辆奥迪。赵得三看车就知道这个人怎么样。一般情况下,开奥迪的人都是有品位的,像当年他爹那种暴发户,开的就是宝马越野车,家里三四辆车不是宝马就是奔驰,不过现在连辆奥拓都没了。 

    赵得三知道任兰是个有品位的女人,有品位的女人有内涵,收放自如,他很喜欢,觉得自己真是走进了桃花林一样,落魄失意的生活中出现了一丝曙光。 

    赵得三正要往进走的时候,任兰从门里面出来,手里握着手机正要给他打电话,赵得三一脸惬意的笑,叫了他一声。 

    任兰抬头一看,嘴角洋溢着温馨的笑,说:“姐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你就来啦。” 

    赵得三说:“兰姐,你把你女儿也带来啦?不会不好意思吧?” 

    任兰脸上有点低落的神情,说:“好不容易跟她吃一次饭,她还不愿意,从小没怎么陪她,对我没啥感情,哎!不说啦,进去吧。” 

    赵得三跟在任兰后面走进潇湘会馆,上到二楼,来到包间门口,任兰推开了门,赵得三在她身后跟进来,看见里面坐着的人是那晚在酒吧见过的那个小妹妹,他惊了一跳。 

    难不成这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是任兰的女儿?赵得三想着,感觉有点惊慌失措。 

    任婷正在玩游戏,还没注意到赵得三,任兰拉着木愣着的赵得三进来,笑着介绍说:“这是我女儿任婷,这是我朋友赵得三。” 

    任婷本事随意的抬眼,却发现是赵得三,那天在酒吧里喝酒时认识的大帅哥?任婷瞪大了眼睛,一脸惊讶,不仅说:“怎么是你啊?” 

    任兰好奇的看看他们两个,问:“你们认识?” 

    赵得三心跳加快,忐忑不安,佯装笑道:“噢,不是,好像有次坐车的时候在公交车站见过一次面吧?是吧?” 

    赵得三心里惊慌的厉害,生怕任婷在她妈任兰面前说出了真相,但他又一想,毕竟那晚发生那种事,她也不可能给任兰说吧。 

    任婷瞅了他一眼,知道他心里不安,随即嘴角带着诡异的笑,点了点头:“有次搭公交车的时候他踩了我的鞋,还不给我道歉!” 

    赵得三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长长出了口气,任兰见状,笑笑说:“小赵,别紧张嘛,踩了就踩了吧,不打不相识嘛。”任兰还以为赵得三是因为见了她因歉意才长出了一口气。 

    任兰拉开椅子,招呼说:“小赵,快坐下来吧,你下午还上班呢,坐下来一起吃饭。” 

    赵得三瞅了一眼任婷,她低头假装看手机,实则偷偷的笑他。 

    赵得三挨着任兰坐下来,告诫自己,在任婷面前一定不能对任兰做出什么过分的动作来,一定要表现得斯文一点才行。 

    坐定后,任婷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扫了一眼赵得三,问任兰:“妈,你怎么和他认识的呀?” 

    任兰给赵得三把密封的筷碗碟拆开,对任婷笑着解释:“他呀,在煤资局上班,是王总的秘书,我因为公司的事儿常要往煤资局跑,一回生二回熟了就。” 

    赵得三斟了杯茶给自己,抿了口,压了压神儿,假装随意的扫了一圈包厢,笑道:“这包厢环境不错。” 

    赵得三突然觉得老天也算是公平的,让他从小时候的娇生惯养享尽人家富贵到成人后家业被封,落魄衰败,却让他在得到一份高枕无忧的轻松工作时也机遇不断,更离奇的是竟然认识了兰姐这么有气质有内涵的女强人。不过他对兰姐还带着点那种迷恋的感情因素,对任婷纯粹是因为脑子发热,犯了错误。 

    赵得三吃饭时不时偷偷看一眼任婷,觉得她很放得开的,那晚的事儿好像没发生一样。心想现在女孩子也真是开放,才十七岁就生活丰富,也不怕坏人,他并不感到自责,他觉得那晚即便他饶了任婷,声色犬马场所里那些虎视眈眈的男人肯定不会饶了她。 

    任兰给赵得三夹了块排骨,问他:“今天王纯清那儿没什么动静吧?” 

    赵得三想了下手机视频里王八蛋和张晓燕说的话,就说:“没,我们领导今天问综合办了,还没市委的红头文件下来。” 

    任兰抿了口水,放下杯子,说:“那就好,姐还怕老王有消息了不通知我呢。” 

    赵得三脸上带着鬼笑,说:“怎么会呢,我们领导和姐的关系非同一般呢。” 

    任兰瞋了赵得三一眼,他脸上的笑容只有她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女儿在场,又不能表现的太过亲密,就忍住了没骂他,努了努嘴,说:“你是你们领导身边的红人,是心腹,姐那件事儿也要靠你透露消息呢。” 

    两人聊得话题任婷一点也不感兴趣,感觉自己被冷落了,努了嘴生气的说:“妈,能不能别谈你公司那些破事儿了,吃个饭都不能消停一点,光想着挣钱!”任婷一直以来对任兰颇有怨言的,觉得她只是个见钱眼开的女人,完全不顾自己女儿的感受。 

    但任婷哪里知道,任兰今天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复仇,为了把林家搞垮,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她忍受屈辱在市委办公室工作时被刘建国玷辱,忍受屈辱做了他五年的工具,才在他的帮助下涉足了煤资行业,现在做到这个份上了,哪里还能半途而废前功尽弃呢。 

    任兰见任婷努嘴瞪着她,就笑呵呵说:“好啦好啦,吃饭吧,不说那些事啦。” 

    赵得三隐约觉得这母女的感情就像任兰说的,没啥感情,突然之间觉得任兰也很不容易,和张姐一样,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真的不容易。 

    赵得三特有眼色,就打着圆腔笑呵呵说:“吃饭吃饭。”给任兰和任婷每人夹了一筷菜,搞的她们两面面相觑,都瞬时一脸轻笑。 

    任婷虽然才十八岁不到,但毕竟九零后的孩子们思想比较新潮,有些话题已经是他们在课余饭后的谈资了,根本没有秘密一说了,所以任婷对那晚喝醉后和赵得三发生关系,她并没放在心上,反倒觉得自己已经长大成人了。 

    赵得三偷偷扫了一眼任婷,发现她也在看自己,怕被任兰看见他们这眉来目去的样子,就低下头,吃了一口菜,咽得呛起来。 

    任兰关心的说:“小赵,慢点吃,看把你咽得。”伸手给他在背上轻拍起来。 

    任婷看着她妈这么关心赵得三,不免打诨说:“妈,你还听关心他的呀。” 

    任兰尴尬的笑了下,连忙收了手。 

    赵得三怕应付不来这她们,心里有点忐忑不安,说:“我上个卫生间去。”拉开椅子心惊胆战的出了包厢,长出一口气,去卫生间撒了个尿,在洗手池洗手,见任婷就走进来了。 

    赵得三对她呵呵的笑了笑,说:“没想到你是兰姐的女儿啊,太巧了。” 

    任婷站在他身边,拧开笼头,搓洗着手,斜睨了赵得三一眼,轻笑说:“你也太不够意思了,那天晚上把人家灌醉玩了,一早还不等我醒来就闪人了!” 

    赵得三一副无赖样,呵呵的笑道:“我这不是要上班嘛,哪像你这么自由啊。” 

    任婷撇撇嘴,说:“你是怕我缠上你吧?真是的!本小姐才没那么无聊呢!” 

    赵得三嘿嘿笑着说:“哪里啊,我一天比较忙嘛。” 

    任婷洗完手,给他朝脸上甩了一把手上的水渍,天真活泼的咯咯笑着跑出去了,赵得三叫住她,恳求说:“千万别给兰姐说我们那晚的事儿啊,要不然我得丢了饭碗。” 

    任婷回头眉开目笑,说:“放心吧,我才不会说呢,我妈知道了还不骂死我!” 

    赵得三等任婷回了包厢去,过了一会才点了支烟,压着有点紧张的神经,一副淡定的样子走进包厢里了。 

    重新坐下,赵得三心情放松了不少,毕竟任婷不会给兰姐说那件事儿,他就不那么提心吊胆了。 

    赵得三的言语一直都很幽默,气氛不一会就给挑逗开了,任兰和任婷母女两被他诙谐幽默的谈吐逗得不时哈哈大笑,母女两笑起来风情各异,一个是洋溢着青春活剥的气息,一个是散发着成熟迷人的韵味儿。 

    气氛很活跃,赵德三心里甜滋滋的。

    赵得三一想到那种场景,就有点大着胆子,用脚尖捅了一下任兰的高跟鞋,任兰起初还没在意,以为是他不小心,谁知赵得三又捅了她一下,任兰看了一下桌底,才见赵得三是故意的。

    任兰抬起头,斜睨了一眼,嘴角努了一下,使眼色让他别在任婷面前这样。

    赵得三瞅了一眼任婷,她时而吃一口菜,时而玩一下手机,并不注意,于是大了胆子,悄悄将手从桌上拿下来,慢慢挪过去。任兰狠狠瞪了他一眼,却忍住没有骂。

    赵得三斜睨了任兰一眼,见她的表情有点沉醉起来。

    任兰在场,任婷也不敢太多赵得三有眉目传情之色,看了眼手机,起身说:“妈,我下午还有课,我先走啦。”

    任兰正等她这一句话呢,笑着挥了挥手,就说:“那好吧,婷婷,路上慢点啊。”

    任婷不耐烦的说:“知道啦。”拉开椅子就绕过桌子,走到门口,不忘回头对赵得三一脸活泼的笑着,挥挥手说:“帅哥,走啦,拜拜。”

    赵得三回头给他诡异的眨了一下眼睛,挥挥手说:“拜拜。”

    任婷拉上门出去后,任兰瞪大迷人的双眼,恶狠狠的说:“你个臭小子!我女儿在呢你都敢吃姐豆腐啊!反了天了啊!”

    赵得三嘴角浮起坏笑,嘿嘿说:“兰姐,咋啦?害怕呀?哈哈”

    任兰说:“还不知道谁怕谁呢!”

    赵得三舔着嘴唇,一脸色馋样,笑道,“刚才都没吃饱。”

    任兰见他一副色相,正和她意,典雅的笑着说:“小男人,我发现你真是个大坏蛋。”

    赵得三从任兰的眉目之间就能看到她心里,知道她很喜欢自己,于是笑着说:“是吗?哪里坏啊?”

    任兰故意一本正经起来,说:“好啦,臭男人,走吧,你下午还得上班呢,走吧。”起开椅子起身往外走。

    赵得三有点失落的跟着起身了。

    任兰走到门口,突然关上门,手握着门把背靠在门上,半眯着眼,一脸妩媚的凝视着赵得三。

    ……

    巫山云雨后,赵得三看了看表,惊讶说:“呀,都一点四十了,我两点还上班呢,兰姐,咱赶紧走吧?”

    任兰从桌上爬起,整理一下衣裳,拂了把凌乱的卷发,沉迷在刚才的神仙生活中,眉黛中流露着幸福快活的神色,嘴角洋溢着风情的笑容,香气如兰的说:“嗯,走吧,姐送我的大坏蛋去单位。”

    赵得三推辞说:“兰姐,不用了,被王总看见我还不得完蛋了。”

    任兰轻笑说:“放心吧,王纯清哪有按时去过办公室啊。”

    赵得三鬼笑说:“兰姐,你比我还清楚我们领导为人啊。”

    任兰翻了赵得三一眼:“你个臭男人,不会说点好听的呀!”

    从潇湘会馆出来,任兰拉着赵得三坐上她的车,非要送他去上班,赵得三本来不愿意,但怕迟到了,只能坐上去。

    在车上赵得三问她:“兰姐,你不是说你没老公嘛,哪来那么大一闺女啊?”

    一句话说到了任兰的伤心处,她脸色沉下来,黯然神伤,叹了口气,斜睨了赵得三一眼,说:“得三,过去的事别问姐了好吗?”

    赵得三见她神色黯然,知道戳到了她的痛处,换了话题笑呵呵说:“兰姐,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任兰斜睨了他一眼,嘴角扬起轻笑,说:“讲呀。”

    “有一对男女朋友,有一天两个人分手了,女的说,你把我的东西还我,男的气急败坏了,说,那你把我东西也还我,我给你输血了,你也还我。只见女的往裤裆里一掏,提出一条卫生巾丢给他说,这是首付,以后每个月分期还你。”

    任兰被赵得三的笑话逗得哈哈大笑,说:“得三,这个笑话也太好笑了吧?你咋这么色呢,讲的笑话都带色着。”

    幽默和诙谐是天生的,赵得三在上大学时能泡那么多女孩不失手,不光是他长得帅气,和姑娘们在交往中全靠他伶牙俐齿的嘴,逗得姑娘都愿意和他一起。现在这一招用在女人身上原来也很有效果。

    任兰一路被赵得三逗得开心极了,开车将他送到煤资局对面马路边,赵得三急着,打开车门就走,被任兰一把拉回来,咬住他的嘴唇,狠狠咬了一下,疼的赵得三咋着嘴唇埋怨的看了她一眼。

    任兰妩媚的说:“还看,再看姐要吃了你!”

    时间紧急,赵得三没闲情和她逗玩了,坏笑了下,就跑过来了马路对面,跑进了煤资局去。

    急匆匆回到办公室里的时候王纯清还没回来,他靠在老板椅上好好休息了一番,趁着王纯清还没回来,又想多拍摄一些老板的犯罪证据,手忙脚乱的爬上桌子,极快的藏匿好山寨机,跳下桌子刚坐下的时候办公室推开了,只见王纯清一脸红润,眼神飘忽,有点左右摇摆的走进来,打着嗝呵呵的笑。

    赵得三心里惊了一跳,幸亏他手快,要不然给这王八蛋发现了就惨了。他连忙起身过去扶住王纯清,假惺惺关心说:“老板,您慢点。”将他小心翼翼的拂进了休息室,王纯清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来,还是一脸傻笑。

    赵得三给他沏茶倒水,端着一杯热茶过去说:“老板,您喝点茶水。”

    王纯清抿了口茶水,递给赵得三,他忙接住,王纯清醉态朦胧的笑着说:“小赵啊,表现不错,好好干,我看好你啊。”

    赵得三弯腰说:“老板,是的是的。”

    王纯清摆摆手,说:“好啦,你出去吧。”

    赵得三一脸谄笑,退出了王纯清休息室,顺便带上了门,有点失落,猜想错了,看来下午休息室不会有犯罪了,但山寨机既然已经就位,只能等下班王纯清离开后才能取下来了,他迫切的想好好看看王纯清的犯罪过程。

    赵得三过早的失落了,没等十分钟,他就隔着门听见王纯清在里面打起了电话:“小文啊,在财务部吧,哦,来一趟我办公室吧,有点事想问一下你,嗯,快一点啊。”

    赵得三听王纯清打了这个电话,就暗自窃喜,看来王纯清一喝醉酒就俺来不住了,这次被他叫去谈工作的人,换成了财务部的小文。

    王纯清的本领不知道如何,但真够无耻的,这样的人坐在领导位置上,真让赵德三觉得心里不平衡。

    这个位置,应该是有能力,有本事的去坐,而不是这种一天到晚就知道喝大酒,玩弄女性的人去坐。

    有了前两个互有千秋的美人儿,赵得三就很期待财务部这个叫小文的姑娘了,估计也长的不赖。

    赵得三热忱期待这个小文快点过来,目不眨睛的看着紧闭的办公室门。过了十多分钟,门敲响了。

    赵得三屁颠的跑过去打开门,只见一个绝色美女在门口站着,皮肤雪白,眼眸水灵灵的,睫毛又长,,唯一的缺点就是个儿有点矮,穿着高跟鞋一米六三左右吧。

    这个叫小文的绝色美女见赵得三这样目不眨睛的盯着自己,倒是有点不好意思,垂下眼睑,轻声细语的问:“你就是王总的秘书赵得三吧?”

    赵得三连忙呵呵笑着说:“正是正是。”

    美女自我介绍说:“我是财务部文倩,王总在吗?他让我过来一趟的。”

    赵得三连忙让出一条道,笑呵呵说:“王总在里面呢,你赶紧进去吧。”

    文倩对他微笑了下,径直走过去,轻轻敲了两下王纯清休息室的木门,但听里面王纯清说:“小文吗?还敲啥门呢,直接进来就是啦。”

    文倩轻推开门进去,门随即又关上了,赵得三心里暗自心疼,骂道,呸!一个大美人又被王八蛋给糟践了!

    赵得三直接拉上门出来,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走到走廊尽头,趴在窗台上看着落叶飘飞的煤资局大院,点了支烟,悠然自得的抽着。

    抽了半截眼,突然看见张晓燕端着垃圾篓从一楼出来,朝垃圾桶走去,他就掏出手机,发了条信息给她说,美女,朝二楼窗户看。

    张晓燕倒了垃圾,掏出手机见是赵得三发来的信息,有点紧张,心想这家伙要干什么?看了信息,朝二楼窗台一看,赵得三一脸坏笑给她挥手。

    张晓燕见他的笑容,觉得他不安好心,紧张的垂下头,端着垃圾篓就一直低着头走进了一楼。

    赵得三心里美滋滋的,尤其是想到那部山寨机上的录像,今儿中午刚看了一点点。

    在窗台上趴了一会,赵得三返身回到办公室门口,见牌子还在,文倩肯定还在里面。他猜测那王八蛋喝了酒肯定一时半会办不了事儿,肯定要在里面好好对小文进行一番说教。

    赵得三干脆就下楼去了,在院子里转悠了一会,又怕碰上了一把手张总,又绕到办公楼后面,鬼使神差的走到了仓库跟前。

    去找人聊聊天吧。

    于是就走到仓库门口,满怀期待之时,看见那胖女人也在,有点垂头丧气起来。

    胖女人见赵得三来了,满脸堆笑迎上来,阿谀奉承的说:“领导来啦,领导有啥指示啊?要拿啥东西吧?您只管说,我帮您去拿。”

    赵得三讨厌这号人,却喜欢听这些受用的话,轻笑说:“过来转转,不需要啥东西!”
(转载请注明来源性爱好者两性网www.cna5.org)

Tags:

作者: CNA5两性健康网
广告合作 | 联系站长 |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网站公益